李迅雷专访:中国消费龙头股市场和估值空间仍十分巨大

  • 发布时间:2019-10-23 11:32:20

自今年以来,消费类股一直是a股市场的明星。尽管宏观消费数据最近有所下降,但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接受《红色周刊》采访时,仍对中国消费市场和大型消费部门的前景持坚定乐观的态度。在他看来,尽管当前的消费数据导致了国内生产总值的被动增长,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疲软的经济下,消费比其他“两节车厢”——投资和出口——要慢,消费总体上仍在上升。

李迅雷认为,在消费升级和消费分化并存的情况下,高端消费和优质消费至少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将保持高水平的繁荣。然而,从30年的长期来看,中国主导股的消费市场空间与美国相比非常大。

εεεε

中国仍处于消费升级趋势。

《红色周刊》:根据上半年的经济数据,最终消费支出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1%,明显低于2018年上半年的78.5%。此外,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率连续两个月回升,7月份再次回升至7.6%(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5.7%),为2003年以来第二低。然而,在这种背景下,你仍然坚持对资本市场的大消费和大消费部门持乐观态度。你的理由是什么?

李迅雷:目前的经济增长率已经下降了九年。从分裂的角度来看,投资、出口和消费三驾马车的增长率也在下降。然而,消费下降的速度相对较慢,这导致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相对增加。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从50%以上增加到近60%。"

《红色周刊》:从你刚才的观点来看,中国经济中消费的增长仍然是被动增长的结果。你认为这种增长是可持续的吗?

李迅雷:目前,中国的消费水平普遍提高。例如,即使收入基础较低,低收入阶层的收入也在增加。更直观地说,恩格尔系数在下降,中国食品支出在收入中的比重越来越低。

然而,中国的消费差异也持续了很长时间。自今年以来,豪华车销量保持两位数增长,乘用车数量保持两位数下降。可以举出许多例子。总体表现是高端消费和奢侈品消费的比重在扩大,而中低端消费的比重在下降。

我对消费特别乐观,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得不看到一个难题,即如果贫富差距过大,就不利于消费。我之前说过,10亿人从未坐过飞机,5亿人从未坐过马桶。这似乎有很大的需求空间,但事实上他们负担不起在家里飞行或安装厕所的费用。这些要求根本不能转化为有效的要求。

根据2018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占全国60%的中等收入群体和中高、中低收入群体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长率仅为4.4%。考虑到通货膨胀,实际收入增长率不是很高。

εεεε

高端消费将在三到五年内继续保持高水平的繁荣。

《红色周刊》(Red Weekly):你曾经有过这样的观点,随着房地产周期最终回落,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将呈现负增长,然后高端消费场景将不复存在。你认为这个时间点什么时候会到来?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茅台、五粮液等目前在二级市场流行的高端白酒的繁荣也会受到影响吗?

李迅雷:得益于高收入阶层收入的快速增长和消费升级过程中品牌认知度的日益集中,我个人认为高端消费在短期(三到五年)内不会出现任何“下降”的迹象。

影响高端消费的主要因素是高端收入群体。有三个因素会改变一个国家高端群体的收入水平:税收、金融危机或战争。目前,中国有三大税种尚未正式征收。财产税、遗产税和资本利得税。这些税将在美国和欧洲征收,这是缩小贫富差距的有效手段。例如,日本对富人的所得税高达70%。中国可能会考虑使用税收措施来缩小收入差距,但短期内(三到五年)没有征收房产税的迹象。金融危机也是缩小差距的一种形式,但对经济的损害太大,中国的宏观调控和风险防范能力很强,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不太可能被看到。战争现在更难看到了。因此,高端消费预计将在至少3至5年的短时间内保持高水平的繁荣。

εεεε

中国领先的消费类股票市场和巨大的估值空间

《红色周刊》:在你看来,未来中国的消费结构将如何演变?哪些消费热点值得关注?

李迅雷:中国在降低消费增长率的过程中已经成长为一个消费大国,在降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过程中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国内生产总值。

借鉴国际经验,决定长期经济趋势的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是劳动力要素。从长远来看,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的人口比例今后将继续增加。因此,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的经济产出在未来一定会占到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50%以上。中国经济的新势头和新产业也将在这两个地区占据更大的比重。

投资者应该从超长期的角度来看待这种情况,比如中国的消费模式将在30年后如何演变。因为中国经济的转型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必须着眼长远。我认为未来的消费领导者有很大的空间,因为中国工业的集中是不够的。

我们可以通过与美国的市场份额进行比较来衡量中国相关产业的市场份额。例如,在美国领先的制药公司中,龙怡是最大的,市场份额特别高。然后龙翼、龙三和斯隆瓜分了市场的其余部分。然而,中国企业集中度不高,前三名的市场份额差距也不明显。

《红色周刊》:从美国股票市场发展的历史来看,消费类股是一个长期强势的领域,并且有大量的牛类股。无论是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的“美丽50”市场,还是20世纪80年代消费行业的黄金十年期,优质消费类股票给美国股票投资者带来的投资回报都远远高于市场。从估值的角度来看,与美国股票相比,你认为a股消费类股票能改善多少估值空间?

李迅雷:a股市场目前处于相对较低的估值水平。主要驱动逻辑是估值修复和不良预期。看“疯牛病”市场并不容易。根据过去10年的净资产收益率水平,比较a股和美国股票的估值,发现无论是市盈率还是市盈率,a股都明显低于美国股票。

a股市场的长期估值体系被扭曲,即蓝筹股的估值水平相对较低,而蓝筹股的估值水平相对较高,导致“确定性折价”和“不确定性溢价”。未来,随着外资的流入和资本市场的改革,把握“确定性机遇”的理念将深入人心。(注:封面图片来自中泰证券资产管理公开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