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差距之痛:直面香港民生问题症结

  • 发布时间:2019-10-16 22:37:04

新华社香港9月21日电(记者董芳,苏万明,朱宇轩)-持续数月的立法改革损害了香港的经济,并使其社会四分五裂。它也暴露了曾经被繁荣掩盖的经济和社会矛盾。其中最明显的一个是贯穿这个国际商业大都市各个方面的贫富差距。要解决这个民生问题的症结,不但要尽快恢复香港的平静和社会各界的团结,更要拿出极大的智慧和勇气,共同探索出路,把握发展机遇。

住在简陋的房子里很难找到。

推开香港居民王女士家的门,左手边是一个柜子,右手边也是一个柜子。从课本到易拉罐,生活必需品和杂物沿着墙壁从地板到屋顶都被填满。两张床首尾相连,靠墙放置。离窗户几步远,狭窄的浴室和厨房是分开的,很难转身。

这个近60年的房间占地超过30平方米,住着王女士、她的丈夫和他们的孩子。香港工会联合会社区主任苏乐嘉表示,王女士的家庭是黄大仙彩虹社区的缩影,该社区有7,000多个家庭。大约30%的家庭与她的家庭经济状况相似,许多家庭的情况甚至更糟。

“这是我岳母以前申请的公共住房。她婆婆去世后,就交给我们了。在香港,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是非常令人满意的。”王说。苏嘉乐说,一些居民只有20平方米的公共住房,这使得生活更加困难。

公有住房的全称是公共租赁住房,类似于内地的廉租房。根据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报告,30%的香港居民居住在公共房屋。香港房屋委员会公布的最新公屋轮候数字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共有256,100宗公屋申请,平均轮候时间为5.4年。

基层公民的生活压力不仅限于住房。对于许多低教育水平的公民来说,找到一份稳定而有前途的工作并不容易。

林先生40多岁,多年来一直在为生计而奋斗。虽然他在内地和香港工作过,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但他平时只能到处找零工。运气好的话,他一天可以赚1000多港元,但他几天都不会工作。林书豪平均月收入为2万港元,必须养活一个大家庭,生活压力显而易见。

65岁的解珍是一家服装厂的前质量控制总监,几年前为了筹集养老金,她以190万港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在油麻地市场的房子,并租了一间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房租在上涨,日常必需品越来越贵。解珍已经花掉了一半的养老金,整天忧心忡忡。

对于经济上不能自给自足的贫穷市民,特区政府除了提供各种津贴,例如老人生活津贴外,还推出了一项综合保障援助计划(简称CSSA)和其他保障制度。然而,像解珍这样有一定储蓄但不符合申请福利条件的公民,尽管年老,也只能靠自己的努力。

在香港,495,000名老人被界定为穷人,65岁以上老人的贫困率高达44.4%。迫于生计,许多人退休后不得不重返劳动力市场。数据显示,65至69岁的劳动力参与率达到22.6%。

同一个城市,不同的香港

与数百万草根公民的艰苦生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金字塔顶端的少数富人过着普通人无法想象的生活。

浅水湾、太平山等别墅区,有总面积数千平方米、每平方米数百万港元的豪华住宅。居民可以从阳台上欣赏日出和日落,海滩就在附近。为生计而挣扎的人们被数不清的奢侈品商店、数十万港元的顶级餐厅和摩天大楼所包围。

用“平均”来描述香港市民的一般情况是最恰当的。2018年,香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38万港元,稳稳跻身世界前20名,高于英国、加拿大和新西兰等经济体。然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去年11月公布的报告显示,香港贫困人口攀升至1376600人,贫困率为20.1%。2016年,香港的基尼系数为0.539,比2011年的0.537上升了0.002,为45年来的最高值,远高于0.4的警戒线。

「香港的贫富差距极为严重。普通公民看不到未来。这已经成为当地社会面临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香港经济学会顾问刘培琼说。

香港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并不是近年才出现的新现象。这是过去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来,香港经济管治模式、土地政策、产业结构转变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它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

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香港是一颗璀璨的“东方明珠”,但其自身的经济结构却隐藏着巨大的担忧。高薪的金融和保险业只提供了7%的工作。雇佣劳动力最多的零售业和旅游业通常收入较低,无法为年轻人创造更多机会。今天,受到世界主要经济体系鼓励的制造业,只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约1%。

由于制造业的消失,解珍退休后失去了生计。林先生也代表许多普通香港市民。由于他不能进入高端行业,他只能从事低收入的基层工作,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由于资源高度集中于金融、地产及其他行业,少数利益相关者迅速累积财富,但绝大部分香港市民无法享受发展的红利。」丝绸之路志谷研究所所长梁海明说。

这种不公平的局面很难改变。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范伯宏教授认为,原因之一是自港英时代以来一直遵循的“小政府、大市场”公共治理模式。

虽然香港过去数十年奉行的“积极不干预”经济政策有助吸引企业来港投资,但也缺乏对经济的主导力量。面对外部发展环境的变化和市场调节的失败,推进经济结构改革和扭转困境是困难的。「特区政府没有核心资源,也没有影响香港经济命脉的大型企业。它领导工业发展的能力,特别是它直接投资促进科技工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能力是不够的。”梁海明说道。

建立共识,找到出路。

贫富差距问题的根源复杂而难以解决。它包含许多经济和社会结构性矛盾。这不仅要求特区政府提高政府管治水平,也要求全社会认识到,只有解决贫富差距问题,香港才能保持繁荣稳定,凝聚各界智慧和力量,共同思考和寻找解决办法。

「在『一国两制』的架构下,特区政府应更坚定和积极地履行其在经济和民生发展方面的职责。它应该有勇气和责任将其政策和资源向中低阶层公民倾斜。”范博芬说。

一些经济学家也指出,香港的本地市场规模较小。要摆脱当前的经济困境,更重要的是寻求外部发展机遇,寻求内部经济转型的突破口。

「香港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今日的繁荣主要是因为它是中国与世界之间的桥梁,而不只是自由放任经济政策的功劳。」范伯宏强调,香港今后应与内地保持更紧密的联系,寻求更大的支持,以促进经济持续增长。

许多热心的香港年轻人发现机遇就藏在他们身边。30岁的阿霍毕业后一直从事设计工作。他告诉记者,他希望将业务扩展到内地市场,并解决他面临的业务问题。“香港本土设计师的市场仍然由香港主导,但成本高、产量小、销售额小、设计师收入少,这是不可持续的。”他计划加强与内地设计师的合作,并在海湾地区寻找发展机会。

香港参与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的建设。香港拥有多项优势,包括科研实力和国际人才,有充分机会重新培育新兴产业,发展关键技术,重拾制造业的辉煌。香港作为中国与外国的桥梁,有祖国的坚强后盾,仍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参加赵瑞西、白煦、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