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在线娱乐_美国百年最高关税出台始末

  • 发布时间:2020-01-09 18:37:34

hele在线娱乐_美国百年最高关税出台始末

hele在线娱乐,汽车停在荒凉的沙漠公路上无法前行,这就是美国1929年经济危机下的人们最真实的写照。

特朗普掀起的“贸易战”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发酵,让人不禁联想到过去300年来发生的那些声势浩大的贸易战。然而,历史告诉我们,打贸易战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

1930年,美国为应对深重的经济危机而推出了《霍利—斯穆特关税法》,此法案在经济萧条席卷全球的关键时刻大幅度提高关税,最终导致全球关税大战,叫美国人自食恶果。因此,曾有人把1930年通过并实施的《霍利—斯穆特关税法》称为“20世纪美国国会所通过的最愚蠢的法案”。

拯救美国农业的灵丹妙药

20世纪20年代初,美国农业表面上十分繁荣,各种农产品产量大幅提升,但产量提升所伴随的却是价格下跌。收成越来越好,收入却一如既往,自然让农民怨气冲天。他们认为,过低的关税让外国货冲击本国农产品,最终让他们吃力不讨好,因此提高农产品关税是拯救美国农业的灵丹妙药。

农业的萧条对美国政府产生了很大的政治压力,1921年5月,美国政府召开特别会议,通过紧急关税法,对小麦、玉米、肉类、羊毛、食糖等农产品的进口课以高关税。1922年9月19日,美国国会又通过了《福德尼—麦坎伯关税法》,恢复了1909年的高额关税和早期一些关税,例如恢复对钢铁的关税,提高纺织品的进口税,许多部门受到高关税的保护。

1927年,战后首次世界经济会议在日内瓦召开,从会议提供的统计资料可以看出,这时的美国是仅次于西班牙的世界第二高关税国。本来这样的高关税政策已经引来了国际社会的不满,可是美国人还不停手。

1928年大选的压力加剧了这种错误政策。当时,民主、共和两党为议席争得十分激烈,双方政客都刻意利用关税这个似是而非的话题挑起争论,并借机挖对方支持者墙脚,“提高农产品关税有助于改善农业现状”的伪命题在政治炒作下,让越来越多的人深信不疑。民主制度表面上看是一种理性决策,但有时也会陷入集体非理性的困境中,无法自拔。1928年,共和党人胡佛通过对农民信誓旦旦的许诺赢得大选,于1929年5月成功入主白宫。

一个愚蠢且可怕的法案

此时经济危机已经开始,胡佛感到有必要敦促国会专门商讨关税问题,尽快拿出应对危机的对策。身为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的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霍利便积极行动,花了43个白天和5个夜晚走访农场主和工商业者,搜集了厚达11000页的证词,并在此基础上拿出了一个方案。该方案建议增加845种商品(主要是农产品)关税,并减少85种商品(主要是工业品)关税。就在胡佛正式入主白宫当月,这项提案便在霍利的大力推动下以高票在众院闯关成功。

众议院通过后,随后要在参议院表决,美国政治史上的空前丑剧上演了。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斯穆特的主持下,提案最终在1930年3月付诸表决,并以44∶42的勉强多数通过。这项法案在原本已经大幅度提高了关税的1922年关税法基础上“再接再厉”,提高了890种商品关税。原本极力推动这一法案的霍利,其初衷是不改变工业品关税,而单纯提高农业品的。对此,工业州的议员、政客们惊恐不已,唯恐提税的“好处”都让农业州抢了去,便鼓动州内财团和院外活动人士加紧游说,希望工业品的关税不但不下降,最好还能水涨船高。

这场闹剧的结果是,几乎所有产品的关税都得到大幅提升,一个被认为是愚蠢且可怕的法案——《霍利—斯穆特关税法》出炉了。该法修订了1125种商品的进口税率,其中增加税率的商品有890种,有50种商品由过去的免税改为征税。

美国不为所动

如此有悖基本常识的法案一经披露,就引起许多有识之士的一致反对。数十名经济学家联名上书胡佛总统,呼吁否决《霍利—斯穆特关税法》,认为这个法案不仅是以邻为壑的不公平竞争,而且必将作茧自缚。当时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债权国,自由贸易对美国最为有利,“如果外国因为美国的关税壁垒而卖不出东西,怎么可能有钱还美国的债?”然而1930年6月,被经济危机弄得晕头转向的胡佛不顾强烈反对意见,一意孤行地签署了《霍利—斯穆特关税法》。

这种明摆着以邻为壑的做法,让原本可能达成的全球关税妥协化为泡影,一场关税大战一触即发。本来,当时的“国联”曾提出一项“关税停战协议”,主张各国停止关税壁垒战,以保护国际贸易,《霍利—斯穆特关税法》一出台,全球为之大噪,各国政府最初的反应是抗议,至当年9月,多达23国的抗议信雪片般飞进白宫,而美国政府沉浸于“胜利”喜悦中,对这些抗议嗤之以鼻,不为所动。

各国见美国摆出满不在乎的姿态,开始动真格地以牙还牙。

贸易大混战

让美国人没想到的是,打响报复第一枪的,竟是素来恭顺的邻国伙伴——加拿大。其实加拿大人这一枪打得非常早,早在胡佛签署法案前1个月,他们已经先开火——1930年5月,加拿大通过法案,将美国输往加拿大的16大类产品关税提高30%,见此举不痛不痒,加拿大政府一面层层加码,一面乞求英联邦步调一致。英国和英联邦早就窝了一肚子气,要知道,英国以贸易立国,竖起关税壁垒无异于断了英国的生路,因此它不仅积极响应加拿大的求助,动员整个英联邦跟美国打关税战,还把法国也拖下水。与此同时,被经济危机弄得社会动荡不已的德国,也加入到报复行列,关税报复措施最终导致德国进口总值下跌61%。意大利紧随其后撤回了基于美国的最惠国待遇,瑞士也公开抵制美国商品……一年之内,共计26个国家给来自美国的进口产品制定了新的数额限制。

据美国政府统计,1932年美国从欧洲进口总值仅3.9亿美元,而1929年为13.34亿美元;1932年,美国向欧洲出口总值为7.84亿美元,而1929年高达23.41亿美元,美国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更要命的是此例一开,触动了世界范围的贸易壁垒战。

有数据显示,1929年至1933年,世界贸易额从350亿美元缩水2/3,骤降至120亿美元。而美国占世界贸易总量的比重从1929年的13.8%下降至9.9%,进口额从1929年的44亿美元降到了1933年的14.5亿美元,出口更是惨不忍睹,直接从51.6亿美元跌到了16.5亿美元。

不只是美国,这场金融危机下,各国统治者都纷纷采取了以邻为壑的短视政策,而这也直接导致了这场致命危机的延续。1929年开始,世界经济进入了噩梦般长达十余年的大萧条时期。

链接|贸易战升级为“货币战”

从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各国纷纷放弃金本位使本币贬值,由《霍利—斯穆特关税法》引发的贸易战也升级为“货币战”。所谓金本位制,就是以黄金为本位币的货币制度。在金本位制下,每单位的货币价值等同于若干重量的黄金,国家之间的汇率由它们各自货币的含金量之比决定。1879年,美、英等国开始采用金本位制,此后各主要工业化国家纷纷效仿。要确保金本位,首先需要各国有足够的黄金储备,并严格控制货币供应量,以免别人拿来钱却换不到黄金;其次,由于黄金是“国际货币”,各国都必须保证黄金的自由流通。

1928年,美联储率先打开货币战争的闸门:宣布终止给外国的长期贷款。从1929年底开始,阿根廷、智利、巴拉圭、委内瑞拉、秘鲁等国货币相继因滥发而大贬,匈牙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农业国也相继跟进,令仍在坚持金本位的英国、德国力不从心,金融濒临绝境。1931年7月,德国政府宣布停止偿付外债,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禁止黄金交易和输出,这标志着德国的金汇兑本位制从此结束。

到1932年初,已有24个国家放弃了金本位,并毫无顾忌地贬值自己的货币,以对抗经济危机和他国的关税壁垒。

1933年春,严重的货币信用危机刮回美国,5月,美元贬值41%。英美两个金融大国货币先后贬值,无疑是最强烈的“货币战”信号,这使仍然坚持在金本位体制内的西欧国家,如比利时、瑞士、荷兰、意大利等陷入严重的通货紧缩,黄金外流,出口竞争力大跌,最终这些国家也不得不在1936年加入“货币战”。原先指望通过扩大贸易来恢复全球经济的幻想彻底破灭了,世界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环球时报》 作者|文亭 孙晓青)

六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