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彩平台官方平台_在港博士生:终于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 发布时间:2020-01-10 14:08:12

茗彩平台官方平台_在港博士生:终于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茗彩平台官方平台,y博士,内地生,在香港就读

采访/整理 观察者网 朱新伟/周雪莹

观察者网: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 学生:现在机场其实是封闭的,法院的禁制令之后,手上有登机牌才能进入机场,所以从机场出来的时候还好。

当天晚上我住回了红磡那边,双11那天的早上,就已经有人在地铁红磡站那边封路了,因为旁边就是香港理工大学,也是闹得比较凶的一个地方。

他们从香港理工大学的园区里往红磡的隧道,还有红勘站的铁路上面扔东西,所以我本来7点多就出门了,但大概8:30才到的又一城,也就是城大的门口。

红磡站到又一城只有两站地铁,正常情况下加上等车也不会超过20分钟

11号那天我在cmc(邵逸夫创意媒体中心),这栋学院大楼就建在歌和老街的山顶,旁边就是城大的学生宿舍。

11号下午,差不多7点的时候,就有黑衣人——其实就是城大的学生,开始在cmc楼下撬地砖、搭露营帐篷,往cmc的墙上和路标上涂郭校长的名字。那会儿保安也是没有很好地通知,只说要我们落锁赶紧走人。所以我们就从cmc的楼里出来,然后一直在宿舍上面看着。

到了8点钟左右,他们开始拆铁马的护栏,然后自己用捆扎带把铁马捆成路障,把整个cmc门口的路堵了。

cmc所在的这条路可以连接通向机场的一个主干道,往下是石硖尾公园,再往下是深水埗,深水埗那边有石硖尾报案中心及西九龙机动部队行动基地。所以他们选这个地方,一方面是方便他们自己躲进学生宿舍,引诱警察进入宿舍区搞一个大新闻;另一方面其实就是为了把通往机场和警察局的行车道给堵住,这样警察即使是要增援,也必须从石硖尾公园那边步行过来。

晚上大概9点钟的时候他们先撤了。实际上他们主要的闹事地点也不在cmc这里,这里相当于是他们的第二道防线和大本营,因为学生进了宿舍把衣服一脱,警察就抓不到了,这些策略城大学生会一直有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在不断教给学生。

城大靠近商场,学校校园比较小,保安的数量并不是很多。以前宿舍每个hall楼底会有一个保安坐着,监督进、出门的拍卡,前一段时间闹得比较厉害,好像全部改成了内地地铁站会用的那种门禁机,刷一下自己的学生证才能进去。本地学生为了防止自己的信息被读取、被发现是谁参加了活动,把每个hall底下的读卡机和摄像头全都砸了。所以躲进了宿舍之后他们就等于是安全了。

观察者网:警察是什么时候来的?

► 学生:警察第一次出现应该是晚上10点左右的。而且10点来的那一次,警察也没做什么,因为当时学生就把铁马摆在路中间,也没有点火,也没有干其他事情,现场也没什么人。警察下车之后,一个防暴警拿着扬声器说了两句,让他们停止非法集结以后就撤退了,应该是去支援别的地方去了。

真正出事情其实是第2天早上(11月12号)大概6点多开始的样子。前一天晚上可能在其他地方参加骚乱的那些穿着黑衣的学生回来之后,警察跟着追过来。在这些学生经过hall 10楼底下设置了路障的那条路、进入学生宿舍区以后,(警方)也追进宿舍楼下并释放了催泪弹。那个时候大概是7:30。

然后这些学生就开始在宿舍和(学校大楼)ac2之间的hi-bye桥上设路障,作为他们的主要据点,这个据点一直到现在应该都还在学生手上。

但其实城大那天早上的黑衣学生也不是特别多,所以现场也只有几个警察,扔了几个催泪弹把学生赶进宿舍之后就把更多的人调到别的地方去了。

到了下午大概2点多,来了更多学生,在整条路上面全部摆满了路障,相当于把整条路给封死了,另外也把cmc门口铺设的地砖撬了很多,一部分当作武器,一部分当作做成路障,把从宿舍区门口的hi-bye天桥到cmc的整段全部堵了。

下午3点左右,大概是港中文、港科大还有中环那边出了很多事情,cssa(内地学生与学者联合会)的人就开始发布消息说,如果有内地学生觉得不合适想走的话,我们这边有车来接,同时还留了中联办的电话。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观察者网新闻里提到的hall master(是一位冰岛人)的邮件已经发到我们手上。其实这几天各个hall就已经开始安排,除了本地学生之外的内地学生,包括印度人、马来人都在搬离宿舍。

观察者网:有内地的学生离开香港吗?

► 学生:挺多的,离开的人大概能占到一大半左右。phd里面基本没有香港人,所以这一波我认识的phd差不多走了一大半。

内地学生陆续撤离(图片来自文汇报)

城大的本科生里基本没有内地人。硕士其实基本上早就走光了,因为硕士主要是上课,学校一停课他们基本上就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去深圳了。

博士不走也有经济上的考量。大多数人前一段时间还在观望,因为很多人租房子的租约都至少签了半年的,没法走。再加上城大这边有一部分的学生宿舍是供phd住的,而且phd以内地学生为主,所以内地学生基本上也都是到这几天实在觉得待不下去了,才开始正儿八经地从宿舍区撤离的。

观察者网:黑衣人有拦住内地学生不让他们撤离吗?内地学生有没有被打?

► 学生:没有直接动手打人的情况。是这样,以前我们会从hi-bye桥走,穿过教学楼去又一城坐东铁线到深圳。但因为hi-bye桥现在被他们占领了,所以现在得从另外一个侧门拉着箱子走下山,因为车开不到宿舍区所在的山顶,只能开到山下的又一城附近。但不管怎么样,撤离时如果经过了hi-bye桥的话,也有内地同学被桥上的人用易拉罐、矿泉水瓶这种东西攻击,还会一直骂他们,但据我所知没有用重物攻击的情况。

总的来看,城大参与骚乱的黑衣学生人数不是很多,还是而且也主要聚集在他们设了路障的地方。听还没走的人说,昨天(11月12日)晚上城大没什么事情,因为中大闹得比较厉害,所有警力基本上都在中大那边,所以城大的学生就相对“落寞”地在那里守了一晚上,基本上没什么警察来“搭理”他们。

之前不是有一个各个高校被抓学生的人数名单吗?你可以看到城大学生不算多。

观察者网:城大参与闹事的学生为什么会比较少一点?

► 学生:可能因为学校停课开始的比较早。在全校停课之前,有的系主任可能就已经会提前把学生劝回家,学生在家里通过系统按时提交作业就行了。像港中文和港科大都很偏,学生可能回家不是很方便,他们就会一直滞留在学校里头。很多在市中心的学校放假比较早,可能确实是要强一点。

但这并不是说城大这事儿就做得有多好。

这里所有大学的第一办法其实都是会向学生妥协,包括城大、港科大等一开始都有跟参与闹事的学生承诺过不会让警察进入学校。

但按照香港这边的规矩,只要有人报警,警察肯定要进入事发地点的。

按现在的形势,内地学生会报警又有什么奇怪的?反倒是现在学校里头一般的打砸行为,报警警察可能都已经没空过来了。

但是有一些问题,比如说像cmc大楼内的一些办公室门禁泄露了、或者是我所知道的其他一些办公室被砸,发生了财物损失,那我们必须要要报警,报了警之后警察肯定要过来,警察过来看到路障,不动用防暴怎么进来?所以那些香港记者写什么警察“冲入”校园怎样怎样根本就是因果颠倒,你不搞事警察怎么会过来?你搞事了警察还不过来,那香港还是法治社会吗?。

城大校长办公室遭到黑衣人破坏(图自香港城大学生会脸书)

观察者网:也不知道这事儿什么时候能完结?

► 学生:很难完结,怎么说呢?这种针对身份的不友善态度,又不是从今天开始才有的,我们自己心里很清楚。只不过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可以让他们把压在心底很久的话肆无忌惮地说出来了,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地放弃。

我刚来城大的时候,大概是2017年,当时学校里头就有声音要“内地学生滚回去”了。以前这个事情只能在民主墙上面贴一贴,还可以用“言论自由”来为自己掩护一下。现在公开地在学校搞这种事情,反正警察也没空抓他,学校保安也人手不够,等于是摆明了法不责众。

城大在facebook上有一个群体叫做城大学人组,就是我上面提到的,他们会发各种各样的信息,教你怎么躲避警察的追捕,怎么支援自己的“手足”,在什么时候你的宿舍门应该是开着的,到什么时候你的宿舍门就应该紧闭……

观察者网:学校的教职人员都是什么态度?

► 学生:像我们cmc这栋楼里头一共有好几个院系,当中creative media就很支持这个事情,而我们系就比较不支持这个事情。但大家都在同一栋楼里,楼下的人把黑衣人放进来了,楼上的人难道能把他们打出去吗?不可能的。

老师之间各自也有各自的立场。

学校的立场是不要搞出人命、不要把这个事情搞到上新闻,有话好好说。大多数学校都是这样的态度,校长们都很清楚到底谁比较惹不起。

内地的人他还是惹得起的。因为他知道到了一定程度后内地学生会跑,会有中联办在最后兜底。那既然有人给内地学生兜底的话,就算我不管你,只要中联办会管你,那我忽视你一点也未尝不可。而本地生是可以天天就蹲在这里,所以他们当然要首先讨好本地生。

像我们学校因为食堂都是美心的,所以很早之前吃饭就已经不方便了,食堂都被砸了,现在基本上就靠几个自动售货机和宿舍区里的小餐厅“好味厨”来维持。

也谈不上什么绝望不绝望的了,迟早得到这一步。这些事情又不是今天才有的,只不过今天给大家一个机会,看清彼此的真面目。

- 完 -

ued体育滚球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