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通乌门”背后,是拜登家人的一段发财史?

  • 发布时间:2019-10-17 11:22:45

[文/郭涵观察员网]

特朗普卷入了“吴彤电话门”,并想挖掘他的竞争对手拜登的“黑东西”,但“偷鸡不成饭”。当地时间是周二(24日),国会开始弹劾调查。

民主党为何制造这么多噪音?尽管特朗普在事件中采取了自己的行动,但拜登一直记得的“黑色东西”确实具有爆炸性。然而,美国媒体几年来一直报道称,没有违反法律的“真正的锤子”。

可以肯定的是,副总统拜登在任期内推进了乌克兰的反腐败和能源政策改革,他的儿子亨特·拜登也对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公司有兴趣。

这样,拜登强烈要求罢免调查公司腐败的总检察长,这引发了特朗普阵营的攻击和无尽的幻想。

拜登和他的第二个儿子亨特拜登@ic照片

拜登:如果不在6小时内解雇这个人,10亿美元的援助将会告吹。

2018年,拜登在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一次公开活动中提到,他与1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并驾齐驱”,并要求乌克兰政府立即解除时任司法部长维克多·肖金(viktor shokin)的职务。

“我说你(乌克兰政府)不能得到10亿美元...我将在六个小时后离开,如果司法部长那时没有被解雇,你就拿不到钱。”

根据拜登的说法,结果是:“嗯,那个该死的家伙,他终于被解雇了。他们变成了当时非常可靠的人。”

虽然没有明确的时间和地点,但人们普遍认为,该事件发生在2015年12月。根据白宫记录,拜登当时访问了乌克兰,并在议会(Rada)发表演讲,称该国“停滞不前的改革和政客违背承诺”。

然而,索金并没有立即被解雇。直到2016年3月,他才辞职不到14个月。

乌克兰前司法部长维克托·肖金的视频截图

他的辞职与乌克兰最大的私人天然气公司burimas控股公司有关。该公司由mykola zlochevsky于2002年创立,总部设在塞浦路斯。

兹洛切夫斯基是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盟友,曾担任乌克兰生态和自然资源部长。2014年2月的颜色革命后,面对逃税和洗钱指控,他最终逃到了俄罗斯。

上任后,肖金开始调查一起腐败案件,其中兹洛切夫斯基利用职权为该公司获取天然气开采许可证。

拜登的儿子是乌克兰最大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他的职位还不清楚。

特朗普和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一再利用这一事件攻击拜登,称他向肖金施压,要求他保护自己的儿子亨特,亨特自2014年4月以来一直担任burimas holdings的董事,并于今年早些时候辞职。

亨特·拜登是一名在耶鲁大学学习的律师,以前从未去过能源行业或乌克兰。几个月前,他也被从海军可卡因储备中除名。

亨特·拜登@ic照片

亨特的举动最初引起了人们对白宫内部利益冲突的担忧,但白宫随后的声明为他辩护,称亨特基于“普通公民身份”,并不违法。

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教授吉子·埃雷拉认为,即使利益冲突不违法,也存在利益冲突,因为时任副总统拜登“事实上是奥巴马政府与乌克兰当局谈判的‘领袖’”

从2014年到2016年,拜登飞往乌克兰十几次,在政府的能源改革和反腐败政策以及获得国际援助方面拥有很大发言权,这自然会影响到这家天然气公司的业务。

此外,亨特在乌克兰公司中的角色也值得怀疑。

根据当时的一份公开声明,他将领导burimas holdings的律师部门,并在国际组织中为其提供支持。然而,在今年5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亨特否认参与了公司的法律事务,指出该声明不准确。

美国媒体vox透露,亨特在担任董事期间每月收入高达5万美元,此前曾在兹洛切夫斯基旗下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

福克斯新闻(Fox News)援引智库政府问责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的话说,根据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记录,在2014年4月之后的16个月里,burimas holdings共向一个与亨特业务相关的银行账户支付了310万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亨特辞去了董事一职,理由是他“担心对他父亲选举的影响”《纽约时报》5月份援引拜登竞选团队的话说,拜登当时不知道他儿子在乌克兰的活动,两人也从未谈论过这个话题。

然而,在《纽约客》7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有一记“耳光”:亨特承认他在一次简短的对话中提到了乌克兰和拜登。

“我父亲说,‘我想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我说,‘我知道’。”文章引用亨特当时的回忆。

2014年4月22日,拜登会见了乌克兰代理总统图尔奇诺夫@ vision china

"索金必须离开,拜登只是发言人."

然而,反对派的声音指出,腐败调查有不同的版本,对拜登的指控缺乏“真正的分量”。

《卫报》透露,早在2014年2月,英国当局就怀疑兹洛切夫斯基洗钱,冻结了他账户中的2300万美元,同时要求乌克兰检察官提供相关文件。

但直到2015年,沙特金一直无视英国的一再要求,最终不得不解冻这些资金。曾令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杰夫·皮亚特对这一事件非常不满,指责肖金“破坏”了调查。

兹洛切夫·席图:基辅邮报

《纽约时报》援引兹洛切夫斯基的盟友的话说,司法部长从未积极推进调查,而是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索贿。

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安德斯·阿斯兰德(Anders aslund)告诉《华尔街日报》,整个七国集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都同意肖金“必须离开”,拜登“只是充当发言人”。

绝大多数美国媒体承认拜登确实在肖金的倒台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是为了帮助他的儿子。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